首页 - 新闻世界 - 驾考宝典科目一,二阶魔方教程,来不及说我爱你

驾考宝典科目一,二阶魔方教程,来不及说我爱你

发布时间:2019-03-23  分类:新闻世界  作者:admin  浏览:257

本文转载自腾讯育儿《100分父母》 |林清欢编辑|judycai

小D八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我带着她复健,在公园里读书。那一天阳光特别好,这么照进来,我跟她一起翻着书。就在那个刹那,我突然觉得好幸福啊。原来只要不去想失去的,不为未来忧虑,沉浸在当下,就是很幸福的。

关于《100分父母》:腾讯育儿出品,每个父母对儿女的爱都是毫无保留,都想给他们最好的生活条件、最好的教育,在育儿之路上都想做到“100分”父母。

前30年,大J对于幸福感始终是模糊的。

祖籍苏州,在上海长大的乖乖女,书读得一直好。大学毕业那年,打败全国几十万竞争者进了玛氏,德芙巧克力的母公司当管培生。精心被栽培,加上个人勤奋努力,三年就做到部门经理,然后被送到海外轮岗。

“06年月薪一万,不知道干什么,就买包买鞋”,大J像所有刚开始独立生活的女孩一样,无忧无虑,只能用物质排解生活的乏味感,换回一点转瞬即逝的快乐。

年轻的我们从来不知道,人生是一条那么长的跑道。

28周的早产儿

纽约,曼哈顿,是今天世界上最繁华的岛之一。帝国大厦、克莱斯勒大厦、洛克菲勒中心,59.5平方公里的面积上是最大的摩天大厦建筑群。寸土寸金的商业至高地,每天都是车水马龙,西装革履的人们穿行在长方形石块铺的路上,形色匆匆。

这个城市里的每个人,会被裹挟在熙攘的街道里,不自觉地随波逐流。初到纽约的大J,就生活在这条快节奏的履带上。学业和职场的经验,加上小聪明,让她很顺畅地得到高效和清晰目标带来的利好。如果没有小D进入她的生活,Jessica的日子会一直沿着过去人生的路径,进行标准化复制,然后,等待着一轮又一轮的升职加薪。

原本顺理成章的一切,在2014年发生了变化。

4月的纽约,乍暖回寒,春风料峭。医院的病房里,些许清冷。


那一刻,大J听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这是医生下的最残酷判决书,它意味着,自己那个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女儿,可能熬不过人生第一夜了。

NICU的病房外,大J看到了小D第一眼。

那是个只有手掌大的小生命,28周就被迫降生的孩子,全身都是深紫色,虚弱地躺在婴儿保温箱里,安静地等待着命运的降临。因为没有自主呼吸,小鼻孔上插着和她胳膊差不多粗的塑料管。

这是让每一个妈妈都心碎的钟二郎吃鬼场面。大J忍着泪,用左手食指小心翼翼地穿过插在小生命身上的粗粗细细的管线,轻轻碰触了女儿的手掌。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早产儿的手掌那么小,上面的手指细得像火柴棍一样,却能一把握住了妈妈的手指,“就是那一个刹那,我突然就很确定她是我女儿,我是她妈妈。”


大J决定不顾一切,让女儿活着。

“活着”是妈妈对女儿的承诺,看似容易,却真正是最艰难的。

事实上,现代医学的发展,让28周的早产儿有了超过70%的存活概率,但有一个前提,婴儿要身体健康。而小D的早产,非自然状态,她是在大J体内感染了listeria病毒被迫剖宫救命,所以伴随她出生的不是健康的身体,而是岌岌可危的生命状况。医生告知大J,第一晚很重要,只有度过去,孩子才可能活下去。

小D登陆地球的这一晚,纽约灯火流转如往日。妈妈大J躺在病房里辗转反侧,心在希望的悬崖边徘徊,不断陷入绝望;两个敬业的儿科医生不眠不休,轮流给小D打氧,维持着她的呼吸。

一夜过去了,女儿还活着。她会活着,大J松了口气。

随后一周,小D的生命体征稳定起来,一切似乎开始朝好的方向发展。

一天,医生把大J和先生叫到办公室,他说,OK,孩子可以活下来了。但是,医生拿出女儿的脑补CT,解释说,孩子左右脑是最高级别出血,已经渗入脑干。脑补出血不可逆,加上积水等状况,孩子的未来有90%的可能是坐轮椅,95%会智力低下。

“作为父母,你们是否选择放弃这个孩子?”医生问。

这句话是一根针,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刺穿了大J一直绷紧的神经,击溃了她好不容易赞起来的勇气。女儿未来无论坐轮椅,还是智力吧啦吧啦服装批发低下,都是大J难以接受的结果。“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活着,不仅是活着,还是要有质量的活着。”

天堂向左,人间向右,什么才是对孩子最好的决定?

大J不知道。面对未来各种残忍的假设,她充满恐惧,她大哭她崩溃她动摇,甚至开始尝马才旋试思考医生的建议,准备临终关怀,让这个小生命平静而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谢咏殊界。

“我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帮豆抽奖这个身形娇小的南方女生,工作中也常常使小性哭鼻子,撒娇求助曾是她在男性世界斗争里的武器。然而残酷的命运让她觉沈诺傅擎醒,原来自己曾经仰仗g7150的武器根本不堪一提,想要和命运一战,除了坚强,别无选择。

母亲的角色让女性的心智发生巨大的改变。大J下了决心,找到医生说,我选择不放弃。就算她将来要坐轮椅,也不影响我爱她,也不影响我带着她去看这个世界。

当我们能接纳一个最坏的结果的时候,厄运败退,希望复苏。

抱着女儿,一切恍若隔世

大J和先生把自己的家叫做“作战室”,这名副其实。

小D在NICU的115天,夫妻两个用企业管理的方式对女儿的病况进行跟进。每天,他们会在白板纸上把女儿的问题全部列出来,分析重要性和危机程度,进行聚焦,确定第二天和医生交流的主要内容。

那段日子,鸿蒙天演诀大J辞掉了工作,活得像个战士。“我和老公形成了一个思维方式,OK,有问题是好的,因为至少发现了问题,发现了问题就可以解决。来,我们谈谈怎么解决。”

她还是天天流泪,小D呼吸骤停,会吓得她魂飞魄散。但哭完了,擦干眼泪,她又马上投入新一天的战斗,她知道不能停下来,也没时间自怨自艾,因为她是妈妈,是保温箱里那个孤独的小女孩全部的指望。

12小时,时钟一圈,是属于小D的特殊时间计量单位。

因为在NICU病房里,医护是12小时一班轮替。在每班12个小时内,如果孩子有问题,或需要手术,或下病危通知,就挠脚心作文有人打电话给大J。所以,只要12个小时里没有接到电话,夫妻两个就会小小庆祝一下,然后在下一个12小时里,继续胆战心惊、饱受煎熬的等待。

小D脱离危险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只要电话响起,大J就会遭受一次剧烈的心悸。

“我觉得自己photolemur有创伤后遗症。这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我经常会半夜突然跳起来,然后就摸她有没有呼吸了;还有一个就是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有幻听,总觉得是话铃声响了。”

30天过去了,小D还好,800多克。

大J每天都去看女儿,隔着保温箱,用尽温柔的目光。

第30天的时候,一个老护士看见她,就问,你要不要抱抱你女儿?然后,很自然的打开了保温箱的盖子,把线拢了拢,说你可以去抱她。

大J完全没有心理董香本子准备,紧张得有点僵,“我可以吗?”


婴儿静静躺在她掌心,像一只刚出生的小鸡。纤细的骨骼触到大J的皮肤,硌得有一点疼。她这么柔弱,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捏碎。双手捧着这个小生命,大J整个人不知所措。

医生说,你慢慢把她挪到胸口。然后她慢慢把孩子挪到了胸口。

哦,小身体是温热的,心脏在有节奏的跳动,呼吸一下接一下,平缓而稳定,是世间最美妙的声音。

抱着女儿,过去30天好像梦境,一切恍若隔世。大J想,只有此时,只有此刻,才是最真实的。

生命真美好啊。



小D的爸爸

“一个好的婚姻永远不是两方同时坚强的,一定是一方坚强,一方弱一点,等弱的一方疗伤充电后,就会变坚强,支撑住弱的一方。”

故事的一开始并不是这样的,大J把老公当成理性的对立面。


医生对女儿的情况诊断分析之后,他开始思考女儿的后事,如何安抚年迈的父母;驾考宝典科目一,二阶魔方教程,来不及说我爱你大J只想让女儿活着,老公会跟她探讨责任和高质量的生命;女儿脑出血让人崩溃的时候,老公建议她考虑医生建议,是不是将来可以再生一个。

在大J的心里,老公是理智的、强悍的、坚定的,极少会为情绪所左右,在家庭关系里,他负责搞定一切,是她的依靠,是任何时候都可以是寄放宣泄的保险箱。

老公第一次痛哭的场面,给大J的震撼是很强烈的。因为那个时候他们已经经历了孩子多次病危,脑出血、呼吸骤停的考验,夫妻携手闯过了一道又一道难关,做完这次肠穿孔手术,女儿正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女儿被推出手术室的时候,老公看见了她绑着一块沾着血渍的大纱布。在医院的走廊上,一个大男人突然纵情痛哭起来。

“他当时看见小D的伤口,说脑海中就像放电影一样,从孩子仲姝婕剖腹产出生到病危,和医生谈临终关怀,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他质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太自私,不是选择让她得到爱,然后开开心离开这个世界,而是让她受了那么多苦。”

大J看着老公,发现原来自己发泄痛苦享受所有的关心的时候,这个同样痛苦的人被世界忽略了。这个男人满心伤痕地陪着她、陪着女儿走到现在,也是有巨大的创伤和痛苦的。

家庭需要一个平衡关系,不能只依靠一个人撑着。每个人都需要治疗,然后成为对方的勇气和力量,支撑着家庭走下去,“后来慢慢的我也开始主动的往前冲一点,他可以有时间空间去疗伤。”大J主动把自己害怕的事告诉老公,然后鼓励他也讲出来,讲出来之后两个人才发现,原来在恐惧里的自己不是孤独的,两个人可以一起更好美豫5号的面对恐惧。

NICU的小D在保温箱里住的115天,下了五次病危通知书。

每一次的病危,夫妻俩都当成是小D的最后一次。大J和老公签完病危通知书,站在手术室外面会做一个小小的仪式,把心里特别想说的话默默说给女儿听,他们相信女儿能听得到。

妈妈跟小D聊自己去过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地方,聊纽约和曼哈顿,聊这个城市的繁华景致,还有点点滴滴。“小D你知道吗?外面的世界特别精彩,你一定一定要加油。”

宝贝,我只想你活下去。

伤口,是光照进心里的地方

大J辞职之后,很多朋友会问他们的近况,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旦我自己觉得受伤了,我会把自己放到一个壳里,我很不喜欢别人的关心。”但总要解释,为了怕父母看见担心,先生开了一个英文博客。

“这是一个关于爱的博客。”在第一篇文字里泰介强x了桂言叶几次,小D的爸爸写了28周女儿因为宫内感染早产,孩子情况不好,在生死之间挣扎。他说,“开这个博客不是需要你们祝福她活下来,因为我们相信她肯定能活下来。但如果你恰巧读到了这篇文章,希望你能够寄一张明信片给到我们,告诉我们你的城市是怎样的?你现在在做什么?我们会拿着明信片读给小D听,因为妈妈告诉过她,这个世界特别大,非常精彩,你一定要好好活下来去看一看。”

好多明信片飞到了小D的世界里。有小朋友的画的画,一家人围坐着为这个千山万水外的陌生小姑娘祈祷;有婚礼的照片,上面写着自己娶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要把这份幸运分给这个保温箱里的小姑娘。“我突然发现当妈妈真好。”

小D出生的第116天,终于出院了。


这不是一个结束,而是又一个开始,是漫长的复健,一周13次。那时候大J屏蔽了所有的朋友圈,所以一天来两三回的康复师,是和她联系最紧密的人。“我像做项目管理一样,把小D的睡觉、吃奶都安排规律,保证康复师来的时候,她的状态是好。”

康复师在的时候,大J全程陪同,跟着学各种技巧,运动的、认知的、每个阶段孩子的启蒙点,等康复师走了,继续和小D一起练习,“她趴,我就趴。”

小D虽然是7个月早产,但是发育比足月宝宝要晚了一年。

一岁生日的时候,小D在椅子上坐不住;到了两岁才能完全独立走路;她甚至没办法聚焦的去看一本书一张画;因为核心不稳,像叠积木、拿东西这样简单的活动,她都不做到,精细运动的学习异常困难,手臂抬不起来。小D学习抓握,花掉了母女两个整整一年的时间。

三岁的小D上幼儿园了,前半年在幼儿园里不说话,和人交流都是用手势谢铁骅。

一个月的时候,老师把大J叫去问孩子的情况,咨询要不要用奖励计划鼓励孩子在幼儿园讲话。“我当时还是蛮有勇气的。跟老师说,她是双语孩子,在家中文英文表达都没有问题。”既然女儿在家里的表达没问题,有说话的能力,那就让孩子生活的更舒服一些,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我有足够的耐心。”毕竟等待小D活下来,大J就用掉了将近半年的时间。

没人再追着小D逼她护步达冈之战讲话,大J说和女儿每天交流最多的,反而是问“你今天玩的开心吗?”

大J是一个享受孤独感的人,她忘不了自己小时候被妈妈硬推出去说话,心里充满厌恶感的抗拒,“永远是我妈说,你现在要叫人,你现在要上台去说话,你现在要表演,虽然我内心不喜欢,但是我没有说不的权利。”自己和自己永远是拧巴的,而那些拧巴改变不了一个人的世界,真正有力量的是“你可以做自己”。

有一天,小D对老师说,“我现在要有一些个人空间,我能不能不说话?”当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大J觉得过去的自己做得对。

Do妻主不好当rothy是上帝的礼物

“我们家对着中央公园。小D八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我带着她复健,在公园里读书。那一天阳光特别好,这么照进来,我跟她一起翻着书。就在那个刹那,我突然觉得好幸福啊。原来只要不去想失去的,不为未来忧虑,沉浸在当下,就是很幸福的。”

Dorothy是上帝的礼物,让大J的幸福感觉醒。

listeria病毒一般孕期妈妈感染就会先晕厥,但当时大J只是腹部下坠。医生那时候就说,“你的女儿是一个fighter”,如果她当时没有发出求生信号,就会死在妈妈的肚子里。然后,小D降生了,她挣扎于生死之间,为活着而努力,特别努力的求生。“早产儿的父母要经常回头看,你发现我们的孩子其实已经那么努力的走了那么长的一段路。”


这场早产事故,让大J对生命充满敬畏,开始过一种更健康的生活。最初为了缓解精神压力拼命跳操,后来开始健身、打拳、跑马拉松。“其实跑步是一个自我对话。”第一次跑半马的时候,十公里是个坎,身体开始疲惫,大J对自己说,你再跑十条街,我们就休息。十条街之后,大J又对自己说,你已经跑了十条街了,再跑十条街吧。

完成第一个半马,大J知道自己赢了,不是为了经过的21公里,还因为自己有了信念。挑战不确信的困境极限,那个“我是跑不完的”的念头被赶走了。现在大J可以跑全马,到了十公里觉得酸,但她知道这很正常。这是一个撞墙期,要做得就是调整呼吸、摆动更快,然后再过两公里,自己会进到一个新的平台上。“我知道,这是我会遇见的,而且,是我一定能够跨过去的。”

运动,是一个mental game,它带来了一个全新的生命状态。

大J还迷上了做手工。她觉得这是一个自我充电的过程,一点点黏贴小家具,拼合起一个小小的世界,这是一个自己和自己相处的过程,释放出焦虑和压力,然后充满勇气干死了,再出发。享受孤独的大J看见,原来这是内心真实的样子。

“我需要不断的输出,也需要属于自己的空间。”大J帮女儿做复健的日子里,会抽出几个小时去跑步、看书、喝咖啡,一个人独处,这是她能量的来源。“老公是个称职的奶爸,女儿一岁的时候,他甚至能给我放一整天假。”

“人真的是很贪心的。”第一年女儿情况稳定之后,看着国内外同事们的发展,大J心里有点失落。因为她曾经热切追求过的职场成功,现在真的和自己没了关系。


然而,在长长的日子里,失落感譬如流沙,不能停留更多一秒的时间。

“第一次和女儿读《Little people change the world》绘本时,我和她谈什么是成功。记得我当时跟她说,’成功是可以让自己变好,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去影响其他人。‘”

小D要一岁了,大J决定把过去一年的故事写下来,勇敢面对世界的围观,“未来还有很长的路,我也不能永远选择逃避”。这次极其困难的写作,哭哭写写、写写哭哭,她用了将近一个月。直到小D生日前夕,她终于写好了,发到了自己的朋友圈。

后来的故事,大家知道了大J小D的故事,再后来,大J开始写公众号,现在,她有150万粉丝。大家给她祝福,很多人被她的故事激励。在这个有点丧的世界里,大J小D是可以照亮心底的小灯光。

大J说自己曾经活得心浮气躁,最爱讲一句话,“那有什么了不起,我就是没做,不然我也可以”。但现在她会跟自己说,“再简单的事情,如果可以坚持一年甚至更长,都不简单”。


接受现实的残酷,给生命以时光,用力的去生活,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没有捷径。

尾声


小D两岁生日的时候,大J第一次敢想女儿的将来,想着怎么才能让她活得更好。

小D三岁,大J回国出差,第一次离开了女儿一周,小D除了天天吃速冻水饺康永堂,过得不错。

小D四岁上幼儿园,她头也不回的上校车,大J心想,哦,原来没我,小D的世界也很好。

小D五岁了,脾气爆。大J跟她说,生气是你心里住着一个小怪兽。然后她就深吸气,“呼~走开!”缓口气,“呼~走开!”


女儿越长越大,大J发现自己能教她的越来越少。“我们总是容易被成功和完美绑架”,她觉得动态成长的感觉比当完美的靶子好,只有勇敢承认自己的不足,才有机会和孩子一起成长,“小D现在会给我纠正英文发音。”

以前,大J很喜欢白百合,她觉得这种洁白无瑕的生命真美好呀,但做妈妈之后,她特别想成为一棵壮硕的乔木,因为可以根深入地,长青不败。读书、写作、健身,她做一切热爱的事,不仅是为小D,更是为自己做一个更好的自己,“我想有一天小D探索世界归来,对我说,你真是一个有趣挺酷的妈妈。”

大J的眼睛里投射出光,充满能量,亮到刺眼。

声明:本篇文章转载自腾讯育儿,感谢采访工作人员的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