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趣闻中心 - 大麻,胃疼,researchgate

大麻,胃疼,researchgate

发布时间:2019-03-20  分类:趣闻中心  作者:admin  浏览:188

小米9发布的时候,小米对ToF技术消极的态度让数码爱好者非常困惑。

发布会上,雷军一直表示ToF技术不实用,所以小米9没配。不止如此,发布会前预热,小米高管还把ToF贬的一文不值,挑刺说这技术发热大、X/Y分辨率低。

但ToF是当下最好的智能手机用3D建模传感器,他的深度分辨率高出其他产品一个量级,因此能直接实现体感功能,这是极具颠覆性的技术。

不过小米提到的所谓X/Y分辨率低也是事实,而且是非常低只有100X100。可ToF核心是深度图分辨率,X/Y分辨率低随便找一个摄像头组成双摄就能弥补。另外,相比原深感技术,ToF技术省去了既复杂发热量又大的结构光元器件,发热量已经非常低了。当然tof肯定比普通摄像头耗电要高,但两者根本不是一回事。

小米这么埋汰ToF,还不给小米9配,背后的逻辑一时间无法理解。

不过现在苹果给了我们答案。

身披“库克男朋友”“苹果编外营销人员”诨号的郭明錤从侧面解答了这个疑惑。上周接受国际财经媒体CNBC采访时,郭明錤表示苹果AR眼镜将在2019年年底量产。

另外,郭明錤新加入的大陆证券公司天风证券也刚刚发布报告声称:苹果AR眼镜或将在2020年中期发布,量产预计最早会在2019年Q4开始。不过在接受CNBC采访时,郭明錤又表现出摇摆的态度,他又表示新品大规模生产可能也要到2020年Q2才开始。今天,郭明錤又表示,苹果的初代AR眼镜受技术条件限制,可能以头盔的形式出现。

无论哪种情况都表明:苹果AR眼镜就要面世了!

而与智能手机相比,ToF的体感操控功能显然跟AR眼镜更配,也会是AR眼镜最核心的交互硬件。AR眼镜已经以加速跑的形式走进市场,智能手机确实没有必要再配备ToF这种更适合智能眼镜的体感传感器。

华为三星Sony点出的科技树分叉

作为有名的苹果产品copy者,通过小米此前一系列激烈的表态以及对ToF技术的关注程度,不难猜测出其也在跟踪研发AR眼镜产品。

无独有偶,去年11月份,华为手机CEO余承东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将在2020年前推出AR眼镜。近两年在智能手机市场大红大紫OPPOvivo,也一直在布局AR软硬件生态,按照两家在硬件市场激进表现,预估第一波发布AR眼镜的厂商里,也将有两家的身影。

除此之外,三星、Sony、LG这样的硬件大厂,长期投入VR市场的微软、HTC,也都会有自己的动作。

与苹果微软HTC小米这样的极简产品组合不同杨德武案的是,华为OPPOvivo以及国外的三星Sony LG,他们在AR领域拿出了Type-C接口直连大屏、双屏智能手机、折叠屏等不同的解决方案。

这里就出现了严重的科技树分叉问题。

华为旗下荣耀v20展示的Type-C直连大屏是一个最有潜力的分叉,微软Continuum三星Dex是类似方案,锤子TNT也是相似思路。

华为手机Type-C直连电视大屏技术

这种方案直接把ToF技术集成在智能手机中,再将智能手机当做主机通过Type-C接口技术连接到大屏,然后利用智能手机的硬件性能、通过ToF的体感功能实现AR软硬件体验。

现在Type-C接口技术生态已经趋于成熟,国内又有着稳定的电视大屏消费需求,便于整合。多方综合下来,使得Type-C直连大屏方案的性价比极高,易于普及。这也是近来业界一直传闻华为要进军智能电视市场的核心逻辑。

但有利就有弊,Type-C直大晴天旅行网连大屏的缺点也非常明显。

首先,这种模式追踪的是人全身不是精度更高的手指,其带来的体感操控不够直观,精度太低,只能用于休闲娱乐。

其次,现在流行的液晶大屏质量参差不齐,严重影响AR生态体验。第一个分辨率问题,就会带来严重的AR软件适配问题,影响平台发展。第二个质量不过关问题更头疼,中低端液晶大屏帧率不够拖影严重,根本不适合AR软件展示,而高端产品售价可能远超AR眼镜,锤子TNT一个外接显示器售价上万元的惨烈案例才刚刚过去。

所以,Type-C直连大屏方案只是看起来很美,最终还是要回到AR眼镜上。就像现在印度流行的kaiOS半智能手机一样,体验难以恭维,未来用户还是要回到智能手机市场上。但华为这样的厂商却有可能以此形成先发优势,打造自己的AR软硬件平台,最终在AR眼镜市场形成强势地位。

vivo的双屏、华为三星的折叠屏则是全新的分叉,这个分叉则是完我是路人甲插曲全聚焦在智能手机使用场景上。

不过,仅靠智能手机来实现AR软件生态体验非常难。

首先必须腾出一只手对着ToF传感器进行体感操控,否则精度和体验完全不够。苹果iPhoneX的Face ID已经推出两年了,他完美证明了靠脸进行AR体感操控有多不靠谱。

那么接下来怎么在手机上实现AR体感操控?

例如:vivo NEX双屏版,在单手持机的状态下,ToF传感器可以捕捉另一只手的动作进行精密的体感操控,持机的那只手也可以在不遮挡屏幕的情况下在背面触控屏上配合操作。

华为Mate X的内折叠形态也可以实现vivo NEX双屏版的AR体验。

三星Galaxy Fold这样的内折叠手机由于需要双手持机,想实现AR操控则是另一种形态。例如,双手大拇指和食指捏住机身,另外6个手指通过ToF镜头进行体感操控。

这里再重点提一下Sony,这是一个在AR硬件产品领域不可忽视的公司。Sony近两年在手机市场几乎没有任何作为,但目前关键的ToF传感器是Sony独家供应,不仅仅是核心关键元器件的问题,Sony在下一代AR硬件上也是一个需要紧密关注的对象。因为这家公司有着强势的游戏主机和内容业务。

早在2016年10月13日,Sony就基于自家游戏主机PlayStation全球同步发售了VR头盔产品PSVR。2017年底Sony发布的数据显示,PSVR销量已经达到200万台;2018年8月Sony宣布总销量达到300万台;到2018年12月份,游戏市场数据调研公司SuperData发布报告称,仅2018年PSVR总销量已超过130万台。也就是说,目前PSVR总销量至少达到330万台。

Sony PSVR

但Sony高层对这一结果并不满意,2018年初Sony已经改变策略,将PSVR的产品定位从小众改为主流,销量要跟PlayStation看齐。目前PSVR平台上有340款游戏,《上古卷轴》和《毁灭公爵》的移植表明大牌游戏开发商也希望打入这一市场。

Sony在VR市场上的投入和先发优势已经非常明显,面对技术相通体验类似甚至可以直接视为VR升级版的AR市场,Sony不可能没有规划。

Smart Eyeglass

其实早在2009年Sony就发布了自家的Eyeglass,2015年又将这一原型升级为概念版智能眼镜Smart Eyeglass,这里用的就是最高端的全息光栅光导技术。

2017年9月,Sony靠着自家第二代Exmor RS影像传感器、配合BIONZ影像处理器,直接在自家智能手机Xperia XZ1上实现了手持3D人像建模这样的黑科技。2018年6月发布的CMOS影像传感器IMX456QL直接实现ToF技术,给消费电子市场带来一个新时代。靠着这些独家技术,Sony成为AR市场不可忽视的变量。

Xperia XZ1的手持人像建模黑科技

在任天堂Switch火爆之后,就传出Sony正在考虑推出新形态的游戏掌机产品。本月初Sony正式停售旗下游戏掌机产品PSV,而在去年传出这一消息时,日本媒体还在传Sony新游戏掌机立项的话题,到今天,Sony内部在AR项目想必已经有了新的成果。

最优安逸158连锁酒店解AR眼镜何去何从?

类似双屏、折叠屏的体感操控还处在探索阶段,只是现阶段看起来过于怪异。特别是三星G蓝湖月崖alaxy Fold形态,如果未来真的要以此为蓝本实现AR生态,光想想双手四指捏着手机、六根手指头来回比划的状态,你都觉得像是回到古代清宫里。Type-C直连大屏的电脑主机思路,也因为体感操控精度、液晶大屏的硬件限制,一点也实用。

看了一圈之后,不得不说苹果选择的产品路线还是最优的。

首先在显示质量上,AR眼镜里的LCoS投屏显示芯片跟现有智能手机液晶屏原理相似,体积更小光效高省电,还容易提高分辨率,最重要的是功率低反应敏捷帧率高,还能跟智能手机硬件直接匹配。

其次是操控体验上,AR眼镜的可穿戴特性也直接解放了双手,能实现最直观且精度最高的体感操控道标归途。

用iPhone做主机、AR眼镜做显示屏,不用操心外界显示屏的分辨怎没牛人娶了中岛美雪率和质量问题,也不用操心体感操控别不别扭。这样的组合,能够实现最直观最高效最优质最具性价比的AR体感软硬件体验。

不过AR眼镜的核心硬件还没有完全成熟,价格成本将让大家不得不肉疼。其中最耗成本的元器件出在投影用的光导显示屏上。

光导显示屏是经过化工物理特制的镜片,能够以超薄的结构提供面积更大亮度更高且全透明的显示效果。

目前主流的光导显示屏分为阵列光导和全息光栅光导两种技术方案。

阵列光导原理

阵列光导的核心是偏振光转换器(Polarization Conversion System,PCS),工艺上来讲是在镜片上切割出多个斜面,镀上定制光学薄膜再拼贴到一起,从LCoS显示芯片或OLED显示器传导过来的图像横向进入镜片,再经由斜面组成的偏振光转换器将所有光处理成同一偏振光,最后将图像传达到用户眼中。

全息光栅光导则是将显示图像中的红绿蓝三种光通过全系光栅合束成方向性好的光线,最后利用光的相干性耦合出最终秦王太妃传画面,呈现到用户眼前。

全息光栅光导原理

阵列光导技术由于需要加工多个切面再拼合打磨,对物理工艺的要求较高,成本显然更高,同时也有难以杜绝的明暗条纹问题,不过显示质量更好,视场角容易做大。

全息光栅光导可以直接采用三层薄膜贴合,对制造精度要求较低,甚至直接可以用树脂塑料代替玻璃,显示器更轻,价钱还便宜。但为了最终图像耦合,对光线射入角度要求严苛,这也导致视场角难以提升,而且还不能使用价钱更便宜的OLED显示器。不过,核心的LCoS投屏显示芯片技术已经成熟,大规模生产后成本快速下降也不成问题。

目前能够实现阵列光导技术的主要公司有Lumus、BAE和Sony,前两者产品都用在军工上。在全息光栅光导技术上有所建树的要数Nokia,现已跟着Nokia手机业务打包卖给了微软。除此之外,国内也出现了一些试图量产光导技术的公司,也宠物老友记有不少量产项目。微软苹果Google华为等都在研发扶持自家的项目和供应商。

上个月微软新发布的MR头盔Hololens,去年AR创企Magic Leap发布的首款AR眼镜Magic Leap One,采用的都是LCoS+光导显示屏组合。其中Hololens采用的是自家的全息光栅光导技术。巧的是,两家为了提高光效,还在显示屏外侧加入了类似墨镜的保护盖板,来提高屏幕的清晰度。

Hololens 2

按照苹果的风格,苹果AR眼镜必定是采用LCoS+光导显示屏组合。当下的资料来看,苹果的光导显示屏极有可能出自以色列公司Lumus。2017年12月,苹果代工厂广达就已经与Lumus达成合作,后者给广达授权了核心的AR光学引擎技术。

Lumus是最早研发光导显示屏的公司之一,过去产品都用在军用设备上。其旗下的阵列光导显示产品可以做到目前水准最高的60FOV(视场角)。

接下来的问题是,AR眼镜到底什么时候能普透视裙及?

LCoS+光导显示屏组合的产品做出来,起售价或将上探至2000美金。微软家的Hololens 2售价已经3500美元起了!

当然,我们期望苹果能以极简的产品设计、超强的供应链管理能力,将苹果首款AR眼镜起售价压低到1000美金以内。就Face ID戏说台湾全集优酷的成绩来说,苹果确实有这样的潜力。

但今天郭明錤又过来给市场泼冷水,其发布报告称受限于光波导、偏振分光器、眼球追踪技术瓶颈,苹果推出的第一代AR设备将是类似于HTC Vive的MR(VR/AR混合现实)头盔。好的是,新报告并未否定AR眼镜这种产品形态存在的可能性。不知果粉听到这一消息作何感想?

这一问题先按下不表,先来看看苹果AR眼镜的定位!

苹果对AR眼镜的定位到底是全民普及的产品还是高端奢侈品,也是一个问题,按照近两年苹果产品的走向,极有可能是消费级的奢侈品。不过,上个月力主苹果产品奢侈品化的苹果首席销售总监安吉拉阿伦特(Angela Ahrendt)刚刚漠道难度离职,库克也在引领新一轮的苹果产品降价计划。新品定位还是一个薇依笙未知数。

与新品定位一脉相承的,还有其发布策略。郭明錤报告里说,苹果AR眼镜今年Q4 量产,如果是类似iPhone的发布策略,至少要先积累两个月的产能才开发布会。如果不是,这款产品最终也有可能像初代Apple Watch、AirPods一样提前发布,再通过消费者预定来决定大规模量产时间。

同时,作为初代试水产品,苹果AR眼镜的定位也影响着他的发布时间。而郭明錤又着重表示初代苹果AR眼镜只是一个头戴式显示器,更像是iPhone的配件,明显更适合后一种发售策略。所以,苹果AR眼镜也有可能像Apple Watch一样,先走售价超高的奢侈品路线,第二代在回归到低价平民市场。

这样一来,AR眼镜想真正普及,需要等到2021年,2020年的AR眼镜只是为了提振iPhone销量。但市场还会给苹果这样的机会吗?

这得看苹果都AR市场的重视程度,过去两年苹果还相继收购了SensoMotoric Instruments、Montreal、Akonia Holographics等AR技术公司。

Magic Leap One

去年1月,苹果开始将海外2450亿美元资金撤回美国时,迫于巨额税款的压力产生大规模收购技术资产的诉求。当时各方分析师认为,苹果有意愿收购Magic Leap、Tesla等明星企业,来补足自己在AR、智能汽车领域的缺陷。而从2013年开始,苹果曾多次提出收购AR创企Leap Motion,但都被对方创始人回绝。Leap Motion是一家专研体感操控技术的公司。

AR眼镜又是继智能手机以来,最具颠覆意义的消费电子产品。其可穿戴的乡韵李东设计、轻量的体积、灵敏独特的体感操控,对现有PC、智能手机行业来说具有明显的替代性。在推出了ARCore平台、Face ID一年半之后,苹果着实需要在AR领域展现出更大作为了。

据此个人以为,为了提前在AR软硬件生态中占坑,苹果必然会有平民路线的AR设备出现,以大规模铺量占据先机。所以,苹果大概率会同时推出面向平价市场的MR头盔、面向高端奢侈市场的AR眼镜,一如近两年iPhone、Apple Watch的产品策略。

如果AR眼镜真能快速普及,光导屏、LCoS显示器以及面向下一代的micro-LED显示器的竞争,将是AR眼镜生产商比拼的重点。当下成熟的消费电子供应链,或将给我们带来难以置信的硬件升级速度。

当然,目前我们还无法了解AR眼镜真正大规模进入市场的时间,也不确定苹果AR眼镜是否真的能够成功。

一个数据接口踩住了电子市场的走向

AR眼镜已经确定不远了,以苹果的推广能力,这样的产品在高端消费市场获得普及不是什么难事。加上华米OV一众国产厂商拉低成本的能力,AR眼镜的普及速度或许比想象中的快。当然,受限于软件应用开发普及问题,AR眼镜深入渗透市场的过程丁水妹还有许多门槛要过。

而AR眼镜的软硬件生态对当下智能手机、PC市场的颠覆,也是一个严重问题。

这种背景下,未来消费电子行业会转向何处?这是行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苹果其实已经显现出自己的思考,线索在数据接口上。

去年9月的“苹果春晚”上,苹果发布了全新一代iPad Pro,除了全面屏配备Face ID的设计之外,保持多年的Lightning数据接口改换为Type-C也是值得关注的看点。再往前的2015年3月,苹果时隔多年发布了全新的MacBook产品,在12寸显示屏之外,机身上下仅有一个Type-C接口和一个3.5mm耳机接口,引起行业震动。

此次的苹果AR眼镜,Lightning数据接口去留将会是影响消费电子行业未来走向的重大事件。因为按照郭明錤的报告来看,初代苹果AR眼镜将会以AR显示器的形态与iPhone配合使用,那么iPhone上的数据接口,将是与AR眼镜连接的核心标准。如此一来,数据接口将成为影响AR眼镜软硬件生态的核心。

那苹果会选择Type-C还是保持Lightning?

根据过往经验,我认为苹果会继续使用Lightning。因为苹果的AR眼镜想获得可观出货量,必须有大规模存量的iPhone支持才行,现有还能获得苹果官方支持的iPhone系列,全部采用的是Lightning接口。

Lightning相比其他现存接口来看,小巧美观好用,还支持加密传输音视频多媒体信号传输,这是从30Pin接口继承下来的优秀功能,其理论数据传输速率高达10Gbps(1.25GB/s),比一直还未普及的USB 3.1 Gen.2传输速率还高。当然,当下Lightning接口的最高数据传输速率还只有5Gbps,达到USB 3.1 Gen.1的水准。

与Android手机逐渐兴起的Type-C接口相比,Lightning接口一直被诟病理论传输速率、理论充电功率过低。但至今为止,现今走入市场的Type-C接口也只在充电功率上比Lightning接口高,其他技术标准几乎无一能够赶上。当下性能最高的能超过Lightning的Type-C接口产品,也出自苹果自家的MacBook Pro笔记本,而且采用的是Thunderbolt协议,并不大麻,胃疼,researchgate是USB 3.0。

当下也没有过硬证据证明,Lightning接口无法突破10Gbps传输速率。所以Lightning与Type-C孰优孰劣是个伪命题,现有应用中德华居,其实Lightning要远远优于Type-C。所以,苹果没必要放弃Lightning。

而AR眼镜相比PC键鼠、吴学农智能手机触控更精准更自由的体感操控技术,特别是其更优秀的AR产品设计功能符合未来的AR软件时代,这使其有潜力打入办公市场,彻底替代老旧的PC市场。

例如:微软最新推出的Hololens 2就是完全面向企业办公市场的产品。

专攻企业办公的Hololens

如此一来,微软Intel代表的PC时代是否就要完全翻篇了?

答案是肯定的,这不可能!原因是计算机市场还有最为关键的服务器、数据中心市场,这两个市场管控着互联网的核心命脉,严重影响着未来软件应用系统的核心雷弗莱特星人——云服务。而微软Intel还牢牢的掌握着这两个市场。

同时,微软和Intel在电路总线设计接口技术等计算机领域有着大把的核心专利,苹果需要这些基础的硬件技术,至少短期内不可能一脚踢掉Intel。

例如:Intel正在积极研发布局的3D Xpoint存储技术,是目前最先进最接近大规模走入数据中心市场、改变整个云服务市场战局的技术,iCloud处于弱势地位的苹果一定要争取这一技术的先发优势。现实中,苹果也一直在跟Intel合作推广3D Xpoint技术。

性能大幅提高的3D Xpoint

另外,苹果iPhone能够在性能上保持一枝独秀,也离不开跟Intel的合作。iPhone采用的NVMe闪存标准就来自Intel,这一标准长期以来远优于eMMC、UFS标准。苹果也一直在跟Intel合作推广其最优秀的Thunderbolt接口技术,这一接口技术最高传输速率高达40Gbp无面鬼叔s。

苹果一直以来喜欢独立于行业协会以外,收集顶级技术然后打造出自家的标准规范。那么在苹果AR眼镜项目上,在面向未来的消费电子产品上,苹果是否会将Thunderbolt技术整合进Lightning接口中?

至少当下,苹果想推广的是Type-C转Lightning数据线。

面对性能超强的Thunderbolt接口标准、3D Xpoint存储技术,苹果以什么样的姿态继续与Intel合作,自产ARM架构CPU芯片版Mac该以什么姿势出现,都是值得探讨的话题。

但可以预见的是,靠着Lightning接口的高普及程度和强势的应用生态,苹果至少还能吃上三年老本。而或许接下来消费电子生态竞争的核心,就彻底变成了“碎片化”的Type-C接口生态跟Lightning之间的龟兔赛跑。只是乔布斯一直崇拜的Sony,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冲击主流市场?那就是另一个未知变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