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时事 - 谢菲尔德大学,人体艺术,易坦静

谢菲尔德大学,人体艺术,易坦静

发布时间:2019-03-12  分类:国内时事  作者:admin  浏览:198


明代的军种有陆军和水军。兵种则有炮兵、步兵、骑兵和辎重兵。这些军种和兵种当然可以单独击敌,但更重要的是合同作战,发挥整体的威力。戚继光所建立的车步骑营实际上是炮兵、步兵和骑兵的合同军营,车步骑的作战战术,是当时合同战术的魔装少女典范。戚继光说:车步骑营“战则以车距敌,以步应敌,敌少却则以骑驰之”。又说:“大都车步骑三者俱备,而相须为用。故御冲以多胎丸车,卫车以步。

而车以步卒为用,步卒以车为强。骑为奇兵,随时指麾,无定形也。”又说:“今之用车,正为送马兵与虏见面耳。马兵得车,方敢出入伸缩,以图一逞”;“壁垒之间,马兵虽恃车为固,而缓急之际,车兵必倚马为锋。”车步骑,谁也离不开谁。车,起着防卫作用,“凡攻战,用之环卫,一则可以束部伍,一则可以为营壁,一则可以代甲胄。”车保卫步兵,而当敌人临近车时,步沈庆华兵出车作战,又保卫着战车。

车保卫着骑兵,骑兵依托车出战迎敌,车又依赖骑兵冲锋,战胜敌人。车兵实际上是有屏蔽的炮兵,以当初求种像条狗很强的火力击敌。这样车步骑营是步炮协同,骑步协同,骑炮协同,充分发挥了三者的整体威力,是一个了不起的创造。西方的合同战术产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而戚继光的合同战术早了近二百五十年。这充分显示了中国军事家的智慧和才能,很值得后人骄傲。车步骑营在远距离作战时有辎重营随同,形成炮兵、步兵、骑兵和辎重兵的协同作战。

这种协同作战应当说是自俞大猷开始的。嘉靖三十九年,俞大猷在大同“造独轮车拒敌马。尝以车百辆,步骑三千,大挫敌安银堡”。搜磁力这是车步骑协同作战并取得胜利的最早记录。因此谭纶说:“能尽车战之法,实惟俞大猷一人,即臣与戚继光皆自以为不及。”但是如果把戚继光的车营同俞大猷万历年间在京营所练的车营比柯德来较一下,可见:俞大猷的车营火器没有戚继光的车营多。戚继光一个车营有佛狼机二百五十六架、鸟铳五百十一二杆、火箭一万五千三百枚,另有八辆大将军车,四辆火箭车,使用火器的士兵占百分之七十。

俞大猷的车营只有佛狼机二百四十架,涌珠炮二百四十门,夹靶枪四百八十杆,快枪二百四十杆,使用火器的士兵占百分之六十。俞大猷的车步骑营没有戚继光的车步骑营结合得紧密。戚继光的车步骑营是由车兵营和骑兵营组成的。而俞大猷的车步亡眼望远镜骑营是车兵营和战兵营组成的,一营三千人,车兵营有车兵二千四百,剩下的六百为步骑兵;战兵营有步兵一千八百,剩下的一千二百为骑兵。这样车兵营中有骑兵,战兵营中也有骑兵,组织显得有些松散。由此可以认为俞大猷车步骑营的战斗力没有戚继光的车步骑营强。可能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天启时,兵部尚书内阁大学士督理蓟辽等处军务的孙承宗,基本是按戚继光的车步骑营的编制来组建他的车步骑营的。

兵种的合同战术在永乐时已见雏形。永乐帝朱棣建立了京军三大营:五军营、三千营和神机营,其中有步兵、骑兵和火器兵。远征时,“则大营居中,五军分驻,奔向风雨中步内骑外,骑外为神机,神机外为长围,周二十里,樵采其中”;战斗时“首以铳摧其锋,继以骑冲其坚”,进行协同作战。当时的火器主要是手铳,大型火炮还较少,杀伤力不强,威力不大,决定胜负主要还靠骑兵的冲击,但这已是骑兵和火器兵协同的开始,具有划时代意义。当然到俞大猷、戚继光的车步骑营时,美弗拉斯星人兵种更多,协作更密切,已经是完全意义上的合同作战了。

戚继光的合同作战还有一种形式是军种的合同作战,即陆兵和水兵的协同作战。从戚继光的实战看来,有两种情况:一是水兵为陆兵作战创造相应的条件,二是水兵和陆兵协同作战。

嘉靖四十年五月的长沙之战,戚继光当时的兵力部署如下:陆上用兵四支,以把总陈大成将中军,为正兵,孙廷贤等佐之;把总丁邦彦将左翼,沈宾等佐之;把总楼楠将右翼,胡守仁等佐之;通情尘风月判吴成器将奇兵,武生田大有等佐之。即以一头两翼的阵势,向敌发起攻击。海上分为二部:以百户陈濠为邀击,胡大受佐之;谢菲尔德大学,人体艺术,易坦静以指挥胡震为犄角,张元勋等佐之。二十日,陆兵按照部署对敌发起攻击,迅速将敌歼灭,但有三百余出外劫掠的倭寇漏网。这三百多人得知其同伙被歼,相向大哭,乘夜驾十艘船逃跑。二十一日开始,胡震率领水军对逃逸的贼寇穷追不舍,连连犁沉贼舟,直打得倭寇只樯不返。这是水陆配合作战全歼倭寇的战例。

嘉靖四十四年的南澳之战是戚继光与俞大猷的联合作战,也是水陆协同作战。战役开始前,戚继光先令傅应嘉率水师逼近南澳,侦察敌人虚实。傅应嘉于八月十五日进抵南澳,犁沉敌舟五艘,将敌船压迫在港口之内关弘波。傅应嘉随即下令凿沉载石船,堵塞港口。这一措施十分重要。第一,它使得敌人成了瓮中之鳖,无法逃脱;第二,它消除了戚继光陆兵在海上航渡时的威胁,为整个战役的顺利展开创造了条件。

九月二十二日,戚继光率陆兵顺利渡海登上了南澳岛。九月二十五日,总兵俞大猷率广东兵三百余艘战船,抵达南澳。戚继光和俞大猷立即召集两军将领开会,商讨协同进剿贾延安案件即将公布作战方略,并作了如下的作战部署:水师三处防堵。吴平军入海有三条航道,于是水师分三部进行堵截。中门及云盖寺方向由福建都司傅应嘉率所部把守,广东参将王诏协助;上门由福建游击魏宗瀚率所部把守,广东把总陈其可、守备姚允恭、镇抚许朝光协助;下门由广东参将汤克宽、都司白瀚纪率所部把守,福建把总罗继祖协助。如果敌人以大战船冲突出去,则水师三部合力同追;如果敌人以小艇夜逃,则由各防区自己负责。如果敌人逃往大陆,进入福建则以福建兵防守为主,广东兵协助;进入广东则以广东兵防守为主,福建兵协助。分工明确,责任明确,共同对敌。

陆兵两部歼敌。一部戚继光亲自督率三支部队,赴宰猪澳,直捣贼巢。其部署是指挥曹南金统方柏、朱九龙各部为中军正兵,把总魏国、戚子明部为策应;以坐营把总金科统金崇岳、冯焕、金守常为左军正兵,陈蚕部为策应;以张迈统胡世、鲍文龙为右军正兵,徐全部为策应。三部策应部队均由李超督统。另一部以指挥吴京统石成绍、毛介、陈禄部赴大沙澳,阻击原电龙眼沙、云盖寺之敌,防其支援老巢。

十月五日,战斗开始。戚家军以凌厉的攻势政破吴平本寨,敌军被打得四二娃还乡处逃窜,有钻进密林的,有跑到船上的,有投水的,有坠崖的。只有吴平率八百余人乘四十艘喇虎小船逃窜。俞大立即命令汤克宽、罗继祖部水师跟踪追击,戚继光也命傅应嘉部协助,共犁沉敌船十八艘,残敌七百余人向潮州方向逃去。

这一仗尽管没有全歼敌人,但仍不失为水陆协同作战的重要战例。陆兵在水军的协助下登陆和进攻敌人,水军打击逃往海中的敌人,完成陆兵没有完成的任务。

在中国古代战争史上,晋灭天台门吴、隋灭陈都是较为著名的水陆配合作战的战例。晋咸宁五年十一月,司马炎发兵二十余万,以贾充为大都督,杨济为副,水陆配合,六路伐吴。其具体部署如下:镇军将军琅邪王司马伷自下邳向涂中方向进军;安东将军王浑自扬州向江西出横江渡口进军;建威将军王戌自豫州向武昌方向进军;平南将军胡奋自荆州向夏口方向进军;镇南大将军杜预自襄阳向江陵方向进军,尔后南下长江、湘水以南,直抵交广;龙骧将军王浚、巴东监军唐彬自巴蜀顺江东下,直趋建业,并规定王浚的部队过建平后受杜预指挥,到建业时,受王浑指挥,以便各路军协调一致。这六路大军齐发,其总的意图是:用司马伷、王浑两军直逼建业,牵制吴军主力,使其不能增援上游;以王戎、胡奋、杜预三军夺取夏口以西各战略要点,以策应王所率七万水陆军顺江而下;然后,由王浚、司马伷、王浑军南下东进,夺取建业。

十二月,水军统帅王浚率七万人沿江而下,冲破吴军设置的障碍,在其他陆军的配合下,消灭沿江的吴军,于咸宁六年三月十五日,进至建业,吴主孙皓投降。整个战役,王浚的水军起了主导作用,其他陆军起了配合作用。所以后人有诗说:“王浚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索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这是在长江中的水陆协同作战。

朱元璋在夺取天下时,海上的水军也曾与陆兵协同作战。元至正二十七年十月,在吞并方国珍的战役胜利在即的情况下,朱元璋开始部署夺取福建和两广战役。当时朱元璋分东西两路攻取福建的陈友定:西路,由中书省平章征南将军胡廷美、江西行省左丞征南副将军何文辉率吉安、宁国、南昌等地驻军,从江西度杉关取福建,以湖广参政戴德随征。

东路,由御史大夫征南将军汤和、中书省平章征南副将军廖永忠率舟师自海道取福州。十一月三十日,陆路胡廷美等攻占光泽,十二月初七王烈麟进邵武,十五日克建阳,顺利地从西向福建内地挺进。水路汤和等于十二月十六日率舟师自明州起航,于十二月二十八日占领福州,接着夺取福建沿海诸城镇,然后进攻陈友定的老巢延平,于第二年正月二十九日,攻占该城,陈友定自杀身亡,朱元璋占领福建。

上述两战例不能算完全意义上的水陆协同作战。这是因为,第一,当时虽动用了水军,但并没有水战。王浚从四川沿江而下打了不少仗,但都是攻取陆上的目标,并没有同吴水军展开水战。汤vze面膜和率舟师泛海南下,也没有进行海战,他的第一个进攻目标就是陆上的福州。

第二,无论是王浚的楼船还是汤和的舟师,严格说来还不能算作一个军种,当时还没有常备海军或水军,当时的一转成双20150321水军或海军,只不过是登上船舶的陆军而已,所以他们可以随时舍弃船边线秘密只进行陆战。而戚继光时的水陆协同是真正意义上的水陆协同。当时的水军是常备水军,他们同陆兵配合作战时进行的是真正的海战。由此可见,戚继光的军种协同也有一定的创造性。

这里还应强调一点,以上所说戚继光的各种战术,只是道其常耳。戚继光特别强调灵活性,强调“因敌转化,因变用权,因人异施,因情措法”。他说:“善用兵者,因敌情转化,其法;已云然矣;而不知善操习者,亦因兵情转化,岂有一定之习哉!善用形者,亦因地形措战,岂有一定之阵哉!他还说:“至于临敌制变,防诈设奇,在将自出,难以逆计所以上述阵法不是一成不变的,而应灵活运用。

这一点俞大猷讲得很清楚,他说:“古人制阵虽有不同,其中要妙之法,惟在乎表里相应,首尾相救,阵队相容,形名相别,冲之不乱,撼之不动而已。学者用功,须先将古人已成之制,玩而求之,而有得于此焉。然后随机应变,因时立宜。举古人可用之法,按而行之可也,或不用古人之法,自我作始亦可也;谓吾胸中全无一菜茶茉阵可也,谓吾胸中有百千万阵亦可也。若穿凿附会,强执一图,谓足以应敌制胜,则或恐徒读父书以误国事者,岂止赵括一人也耶。”刻板运用阵法必然招致失败。宋朝时岳飞就说过:“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足见兵家所见是相同的。

来源:小浏说历史

声明:本文不代表我们的观点,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南澳百事通团队,致力于传播潮汕文化,宣扬潮人精神,也不遗余力的提供汕头南澳岛的住宿、餐饮、游玩等服务。来南澳岛不知道怎么玩,可咨询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