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们的头条 - 优酷会员,土豆,炮炮兵-简书咨询,大数据采集简书内容,分享给你最实用的信息

优酷会员,土豆,炮炮兵-简书咨询,大数据采集简书内容,分享给你最实用的信息

发布时间:2019-05-16  分类:我们的头条  作者:admin  浏览:137

李方训(1902年12月25日-1962年8月2日),江苏仪征人,物理化学家和教育家,我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南京大学教授 。

1921年李方训考入金陵大学化学专业;1925年结业后留校任教;1928年赴美国西北大学学习;1930年获博士学位后回国执教于金陵大学;1947年代表我国化学会到会英国化学会100周年庆祝会和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的学术会议;1948年美国西北大学特邀他赴美讲学,并颁发他荣誉科学博士学位;1952年被任命为南京大学副校长 ;1955年当选为我国科学院学部委员;1956年9月作为我国代表团的首席代表参与在葡萄牙举行的第十五届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的学术会议;1959年患高血压、心脏病后仍坚强坚持作业;1962年,李方训病况加剧,经多方医治无效,8月2日在南京去世。享年60岁。

李方训长时间从事电解质溶液性质及理论的研讨,对格林亚试剂的反响机理,离子在水溶液中的物理化学性质,如离子熵、离子的极化和半径以及混合电解质溶液中离子活度系数等,做出了奉献。他先后在金陵大学、南京大学任教30余年,为我国培育了大批人才。

1919年"五四"运动的革新浪潮席卷全国,李方训以为旧我国贫穷落后的本源在于政治腐败和科学落后。因而,他决计用自己的所学走"科学救国"、"教育救国"之路。

1921年,考入金陵大学,并挑选了化学专业,1925年结业,留校任教。

1928年,赴美国西北大学学习,1930年获博士学位。其时正值"九一八"事故前夕,我国人民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为开展祖国的科学和教育事业,婉言谢绝了导师的款留,决然回国执教于金陵大学,不久又担任理学院院长,其时李方训年仅28岁。尔后30多年中,他一向作业在祖国的科学研讨和教育事业岗位上。

1937年"七七"事故后,华北沦亡,南京危如累卵,金陵大学内迁成都。在抗战8年期间,国民党政府政治腐败,生灵涂炭,加上日军飞机狂轰滥炸,不只教育处于窘境,且许多科研作业被逼间断。李方训的日子非常窘迫,但在夫人林福美教授的大力支持下,仍使用全部或许的条件致力于教育、科研和培育研讨生的作业。正如他在一篇论文的跋文中所说:"抗战时期,药品缺少,试验困难,因而有必要别开途径,从前人所做试验之数据中寻觅新联系,引起理论上的讨论,并指出往后试验之途径。"就这样,他以其渊博的理论知识为根底,以惊人的意志使科研作业持续下来。为了查阅文献,他常常步行往复于成都5所高校之间。很多整齐的手抄本,记录了他那一丝不苟的治学情绪和刻苦钻研的精力。每逢空袭,他总是首要带着科研资料与纸笔躲进防空洞内,持续他的考虑、核算和写作。经过体系地研讨电解质溶液中离子的物理化学性质,得到了一批有独创性的效果。在这期间他接连宣布了有关离子的水合热,水化熵,离子的表观体积、等张比容、离子的极化和半径、离子的抗磁性和磁化率等十几篇论文。他的科研效果和战胜困难的意志遭到国内外同行的赞誉。

1947年,李方训代表我国化学会到会英国化学会100周年庆祝会和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的学术会议,参与了各种学术活动,并和其时国际闻名的学者如鲍林(L.Pauling)等建立了友谊。

1948年,美国西北大学特邀他赴美讲学,为了赞誉他在电解质溶液理论方面的卓越奉献,同年颁发他荣誉科学博士学位,并赠予金钥匙。

1949年,李方训再次谢绝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科研和教育组织的约请,坚决留在祖国。与此同时,他的夫人林福美也谢绝了导师的款留,战胜重重阻力,从美国回到祖国的怀有。

李方训在政治上追求前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前,他不满国民党政府的漆黑控制,怜惜革新,在白色恐怖下屡次积极支持、解救前进学生。例如1935年12月,"一二九"学生运动涉及南京,金陵大学前进学生起而呼应,校园遭到国民党戎行的围住,局势严重。李方训不畏强暴,与八位教授一同出头交涉,迫使当局撤走戎行,保护了校园中的前进力量。在南京解放前的每次学生运动中,他作为校园的负责人,想方设法敷衍国民党政府的打压和搜捕。他境况的困难和保护革新力量的举动,深受爱国师生的关心和敬仰。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祖国蒸蒸日上的现象使他深受鼓舞。

1952年南京大学与金陵大学兼并,李方训被任命为南京大学副校长。他除了担任化学专业的教育和科研作业外,还承当了全校的教育和科研的规划作业,使命深重。

1955年,他当选为我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1956年9月,他作为我国代表团的首席代表参与在葡萄牙举行的第十五届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的学术会议。在当他发现有人试图制作两个我国时,当即提出抗议并率团退出会场,挫折了敌视新我国的诡计。

1949年,参与我国民主同盟,1955年起任民盟中央委员。

1959年,因为长时间深重的作业使他积劳成疾,患高血压、心脏病,但他仍以坚强的意志,坚持作业。

1962年5月20日,南京大学的校庆日,他生病阅读了很多文献,做了题为《电化学的六十年》的长篇专题报告,从阿伦尼乌斯(Arrhenius)一向讲到今世溶液理论的新进展,从国外的动态讲到国内的状况,并展望了往后国内开展的前景。他以详尽的资料和精辟的结论,赢得了广大听众的热烈欢迎。但没有料到这便是他最终一次的揭露学术报告,两个多月后他就因心肌梗塞而在世。

下一篇
快捷导航
最新发布
标签列表